<rt id="kug4a"><optgroup id="kug4a"></optgroup></rt><rt id="kug4a"></rt>
<rt id="kug4a"></rt>
<tr id="kug4a"><xmp id="kug4a">
<tr id="kug4a"><xmp id="kug4a"><rt id="kug4a"><optgroup id="kug4a"></optgroup></rt>
<rt id="kug4a"></rt>
<sup id="kug4a"><option id="kug4a"></option></sup>
<rt id="kug4a"></rt><rt id="kug4a"></rt>
法制網首頁>>
艱難推進 韓國司法改革之路不平坦
發布時間:2020-12-30 10:55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王剛

12月10日,韓國國會召開全體會議,以187人贊成、99人反對、1人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高級公職者犯罪調查處法》修訂案。作為文在寅政府司法改革的最重要法律之一,其核心內容是縮小檢方職權,成立新機構負責高級公職人員的犯罪調查。

從年初通過的《刑事訴訟法》修訂案,再到歲末的《高級公職者犯罪調查處法》修訂案,2020年對韓國總統文在寅來說,是積極推動司法改革的一年。盡管改革之路不平坦,但正如他在獲知修訂案通過后所說,這是對國民的承諾。

“秋尹之爭”矛盾升級

縱觀2020年,以檢察機關為核心的韓國司法改革貫穿始終。

今年1月,文在寅任命秋美愛為法務部長官。秋美愛上任之后,韓國國會全體會議1月13日在當時最大在野黨自由韓國黨缺席的情況下,表決通過《刑事訴訟法》修訂案和《檢察廳法》修訂案。根據新法案,今后檢方對警方偵查活動的指揮權將被取消,這是自韓國1954年制定首部《刑事訴訟法》以來,兩者之間的關系從上下級首次變為相互協作。

根據韓國1954年制定的首部《刑事訴訟法》,韓國實行的是“檢警一體化”原則,檢察官領導警察,指揮偵查,其偵查權涉及到全部偵查領域,被稱為“刑事犯罪偵查之王”。而且,檢察官被賦予近乎獨占的公訴權,可獨立地行使檢察權,個人代表國家提起公訴,并在起訴書上簽署檢察官個人的姓名。

事實上,檢察機關權力過大,一直以來都被韓國各界詬病。文在寅從競選時開始就主張對檢察機關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秋美愛上任后,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大幅調整檢察廳人事,發布改革方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檢察總長尹錫悅的親信、負責指揮調查的5名大檢察廳干部全部被撤換。

在秋美愛大刀闊斧的改革下,韓國檢方的權力有所削弱。不過隨之而來的是秋美愛與尹錫悅的矛盾公開化。

先是秋美愛動用調查指揮權,指示檢察機關應保證公正獨立地偵辦涉及尹錫悅家屬和LIME資產管理公司私募基金詐騙案件,責令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和首爾南部地方檢察廳不再接受尹錫悅的指揮,只向其報告偵查結果。尹錫悅則稱秋美愛動用調查指揮權“是想施壓讓自己辭職”,兩人隔空互斗,引發韓國舉國關注。

此后,秋尹二人矛盾升級。11月24日,秋美愛宣布將尹錫悅停職,理由是尹錫悅涉嫌于2018年11月在首爾市區同當時涉案的《中央日報》社長洪錫炫進行不正當會面,違反檢察倫理綱領并要求對其予以懲戒。尹錫悅于11月25日晚申請“中止執行停職命令”后,26日又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停職命令。12月中旬,這場“纏斗”終于有了結果:韓國法務部作出決定,對尹錫悅給予停職兩個月的處分。

現任檢察總長被法務部長停職為韓國歷史上罕見的一幕。亂局當前,一邊是盡心輔佐、全力推進司法改革的愛將秋美愛,一邊是對前總統樸槿惠和李明博進行政治清算的大功之臣尹錫悅,文在寅左右為難。分析人士預計,司法改革帶來的波瀾還將波及2021年的韓國政界、法律界。

后續立法繼續推進

事實上,在韓國近年一系列司法改革措施中,最重要的一步是國會12月10日通過的《高級公職者犯罪調查處法》修訂案。

去年12月31日,韓國國會通過了《關于設立高級公職者犯罪調查處的法案》。根據法案,將設立獨立于檢方的反腐部門“高級公職者犯罪調查處”。有評論指出,這一法案從制度上打破了檢方壟斷公訴權的局面,也從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檢方的所謂“特權”。

而此次通過的修訂案調整了調查處處長候選人推薦委員會的表決機制,即候選人推薦委員會表決法定人數從此前的“7名委員中有6人以上贊成”改為“五分之三以上贊成”。由此,即使在野黨方面的2名推薦委員會委員行使否決權,只要其他5名委員表示贊成,也可以行使調查處處長推薦權。

但也有反對的聲音認為,作為調查所有公職人員腐敗和犯罪行為的機構,目前韓國在野黨的制約權基本被架空。國民力量黨等在野黨人士紛紛表示擔憂,認為在沒有任何牽制機制的情況下,政府和執政黨可以任命符合它們要求的調查處處長。對此,韓國執政黨共同民主黨反駁稱,是在野黨在行使否決權故意阻礙調查處的成立,修訂案通過具有必要性。

本次修訂案將調查處所屬檢察官的任命資格從現行規定必須有10年以上律師從業資歷放低至7年,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引發爭議。

不少韓國專家也擔憂,調查處調查的犯罪類型包括濫用職權、瀆職、泄露公務秘密、受賄等,范圍非常廣泛,且其不屬于現行立法、司法、行政任何一方管轄,因此受到外部牽制很小,有可能成為“無所不能”的機構,這將有損韓國現行體制。韓國成均館大學法學院教授韓碩勛表示,未來不能保證調查處處長能夠維持政治中立,這樣有可能對在野黨進行選擇性調查和辦案。

不過,青瓦臺發言人康珉碩10日表示,總統就修訂案在國會獲得通過表示欣慰,稱通過對權力型不正之風開展沒有“禁區”的調查,權力機關之間相互牽制、保持均衡,將有助于打造“零腐敗”政府。這是社會的共同夙愿,也是與國民的約定。

出臺《保護收容法》

在2020年的韓國司法改革中,還有一部法律的出臺引發廣泛關注,這就是《保護收容法》。而間接促成這部法律出臺的,是一起十余年前的舊案——“趙斗順案”。

2008年12月,趙斗順在京畿道安山市檀園區某教會前綁架一名小學生并對其進行性侵,導致這名兒童受到嚴重創傷,趙斗順因此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并未獲假釋。早在今年11月,趙斗順即將刑滿出獄的消息在韓國社會引發極大震動。韓國各界呼吁盡快制定《保護收容法》,以便繼續對趙斗順采取隔離措施,避免其威脅民眾安全。

其實早在2015年4月9日,韓國法務部就將《保護收容法》提交至國會,但法案因未能在第19屆國會任期內得到解決而被廢棄。第20屆國會開啟后,法務部于2016年10月31日再次就此進行立法準備,但因國家人權委員會和企劃財政部等部門的反對未能實現。

隨后,10名韓國議員再次提出制定《保護收容法》,但自2018年9月提交法制司法委員會以來,司法委始終未對該案進行討論,今年5月底再次隨國會任期結束而被廢棄。

在趙斗順出獄時間臨近之際,安山市長尹和燮9月14日向法務部長致函,緊急要求制定《保護收容法》。幾經周折之后,11月底,韓國國會最終通過《保護收容法》,以強化對電子腳鏈佩戴者的管理和監督,主要目的是為了防止類似慘劇再次發生。

2020年,盡管波折重重,但韓國司法改革仍在持續推進。2021年,文在寅政府就司法改革還將推出哪些舉措備受矚目。

責任編輯:胡建霞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欧美亚洲视频在线二区,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日韩视频